?
校花的贴身高手新编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10-09    

  周日下午三点钟,午后的阳光安静地洒在粤城的临江大道上。林逸坐在一家靠近江边的奶茶店里,享受着这两年来难得的休假。

  “真平静啊。”林逸望着人来人往的临江路,不由得感叹道。自从16岁离开X岛的训练学院后,他就一直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没有一刻是能安安静静地坐下来享受生活的,毕竟安稳对他们这种人来说也只能是奢望吧。

  林逸向四周漫无目地望去,然后目光在吧台上停留了一会儿。他留意到值班表上有四个工作人员的名字,而现在只有三个人在吧台上工作。他大致地扫了一下三人的相貌,然后尝试回想了一下究竟是哪一个人没有来上班?

  唐韵,身高约莫在一米七,体型偏瘦,经常扎马尾,长得很漂亮,应该是个学生……

  虽然这家奶茶店林逸已经很熟悉了,但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不管何时何地都会预先观察周围的环境布局和人物。他接受过严格的训练。熟悉环境对于他而言是必做的功课。

  正当林逸思考之际,他留意到那个迟到的唐韵在门口出现了,后面还跟着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

  突然,唐韵求助地目光向林逸投来。林逸记得和她只有过有过几次短短的交集——买奶茶。

  林逸对着唐韵微笑地点头示意,她似乎很惊讶会得到林逸的回应,惊喜的唐韵大步地往林逸所在座位走来。

  “邹若明!你看清楚了,这就是我男朋友!”唐韵坐在林逸旁边,主动地挽起了林逸的手臂。如果邹若明能稍微观察一下细节的话,就会知道唐韵略带颤抖的声音和通红的脸蛋早已出卖了她。

  邹若明见林逸和唐韵一上来就是那么亲热的姿态,不禁有点怒火中烧。但他试图保持着一副翩翩公子的形象,用轻松地语气说道:“韵韵!我早就查过了!你两年前才搬来粤城,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熟悉的朋友,而且你班上都说根本就没见过你和什么男生亲近过!”

  “别这样叫我,我们不熟!这就是我的男朋友,他叫……”唐韵突然卡住了,虽然她留意了林逸很久了,但是却一直都不知道林逸叫什么。

  “叫什么!?”邹若明似乎抓住了唐韵语句中的破绽,乘胜追击地问道:“你不会连你男朋友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但唐韵显然被林逸那句“老公”弄得有些迷糊了,她只是低着头,脸蛋红扑扑的。至于邹若明说的什么东西倒是没怎么注意了。

  邹若明见唐韵这一副恋爱中小女孩的姿态就按捺不住了,他试图去抓住唐韵的手臂,却被林逸直接抓了过来。

  邹若明现在的右手腕被林逸紧紧地握住,上半身像是趴在桌子一样。他试图用左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但却怎么也无法摆脱林逸的禁锢。

  “TNND!这孙子怎么力气那么大?”邹若明心中早就把林逸骂了十万八千遍了。

  “邹先生,我觉得你要是有追女孩的心思不如先调养一下自己的肾吧。”林逸揶揄地笑道,“右尺脉 微沉或弱,按之而缓或无力,是阳气不足。换句话讲,就是你肾亏。”

  林逸似乎很享受这种小孩子吵架,毕竟他童年也没多少朋友,上哪儿找人陪他贫嘴?

  邹若明明显地露出了惊慌的神色,他不知道林逸为什么能轻而易举地就看穿他的隐疾。正要发作,但是突然又想起了林逸的厉害,一瞬间就冷静下来了。既然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还是走为上计吧。

  “唐风是吧!我记住你了!咱们走着瞧!”邹若明扔下两句狠话就灰溜溜地走了。

  林逸暗道一声可惜,他还没玩够呢。不过相比起邹若明,林逸还是更在意身边的小美女。

  “没关系,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找我?”林逸对此有些疑惑,“我相信凭借你的外貌没有一个男生会拒绝你的。”

  唐韵没有理会林逸,作势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来到林逸耳边悄悄地说道:“可能是因为你长得帅吧。”说完,留下一脸错愕的林逸就跑开了。

  “我这是被撩了?”林逸看着休息室的门,不由得傻笑了起来。但是他很清楚,这份青春不属于他,当休假结束的时候,他就要回到那个血雨腥风的世界里。

  离开奶茶店后的林逸又在闹市里转了好几个圈,确定没有人跟踪后才回到了下榻的酒店里。

  林逸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林老头要用这种冒险的方式来发布任务。如果有人想要偷偷查看他的信件内容,那太容易了,只要把这个前台买通就行了。

  林逸道了声晚安,拿起房间钥匙就往楼梯走去,向负责开电梯的服务员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坐电梯。电梯有可能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如果有人在楼上蹲守,那么当电梯开动的时候便有可能会打草惊蛇,林逸这些年得罪的人可不少,还是谨慎点比较好。

  林逸猛地将房间门推开,冲进去,同时紧握住手中的钢针。如果房间有人的话,林逸可以凭借自己飞针的技术迅速制服他,房间里面的灯、电视都开着,但是却没有人。

  林逸临走的时候并没有拿走房卡,而是让这些电器一直开着,加上门外挂着的“请勿打扰”的牌子可以别有用心的人认为房间里的人并没有离开。

  接着,他去检查了一下在衣柜门上夹着的细线,看见细线还完好无损的黏在门框上。他转身来到写字台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抽屉,检查了一下他临走时放的头发,发现它原封未动。

  检查完这些,他又去检查了一下那些微型的报警装置是否还在正常工作。倒不是林逸过于小心谨慎又或者是神经过敏。他接受过严格的训练。之所以能在那么多危险的任务中存活下来,都是因为他十分留意身边的每一个细节。对于他而言平时的小心谨慎都是应该的,就如同飞行员、潜水员或者从事各种高危行业的人一样,事事都要谨慎,毕竟那是关乎性命的事情。

  林逸盯着窗外落霞映照的粤江,一动不动地坐了好一会儿;他回想着这一天所经历的事情,心里又萌生出了退隐的想法;在上一个任务中为了掩护人质撤离,林逸被十几个KB分子围剿,多亏了修炼者的强悍体质和反应速度让他有惊无险地逃了出来,但身上也被子弹打中了不少地方。任务结束后,林逸的心理似乎就出现了问题。也是因为这样,林老头才让林逸到粤城来度假调养。

  林逸打开文件袋,里面只有一封信和一小瓶药丸。信封上依然是空白一片,只写着收件人的名字。

  这是林老头亲自调配疗伤药,虽然他总是让林逸做些危险的任务,但内心还是很照顾林逸的。

  林逸并没有马上进去大厦,而是在大厦附近转悠。他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习惯先把周边的地形摸清楚,一旦出现意外情况也能很好的撤退。

  “好的,请您稍等一下。”说完,问话的保安便退到一旁用对讲机来核实林逸的身份,其余的两个保安依然恪尽职守地守着关卡。

  林逸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保安,很快地就从手上那层厚厚的老茧和站姿判断出他们两个也是退伍的士兵,加上之前来询问的保安,还有门口外站岗的两个保安,大厦大堂一共有五个退伍士兵,这样的阵势能够组成一个小队了。

  就在林逸思考之际,大堂的电梯打开了。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和一个有些黑瘦的男子一起走出了电梯。

  “董事长!你怎么亲自下来了?”刚刚用对讲机通话的保安似乎有些惊讶,这林逸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年轻人的样子啊,值得董事长那么重视吗?

  “我想着也是差不多是时候,就下来看看。”楚鹏展没有那种恃势凌人的傲气,反而对自己的下属都很亲切。

  林逸总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劲,楚鹏展的热情和对他的称呼让他有一种和失散多年的亲戚相认的感觉。

  “哦,对。林老先生和我爸说了,你以后每个月工资是象征式我就给你一万吧,另外还有公司的2%的股份,至于瑶瑶的花费就属于我的私人支出,到时候你来找我报销就是了。”

  “嗯?林老没和你说吗?”楚鹏展有些疑惑了,“从明天开始,你会进入粤城一中的高三八班成为一名高中生,和我的女儿一个班级,我希望你能和我的女儿一起学习一段时间,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安排你进入公司。”

  “福伯,那你带小逸一起去接瑶瑶吧。正好让他们熟悉一下。”楚鹏展对福伯吩咐道。

  林逸从见到楚鹏展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他一直试图厘清思绪,但是按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就是老头子让他放弃了前线的工作,让他回到都市里生活。但是即便是如此,能让一家世界五百强的董事长花那么多心思安排他日后的生活是不是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你要和我的女儿一起生活,然后照顾她的饮食起居,陪她上学,保护她的安全”

  “所以就是保姆兼任保镖?”林逸挑了挑眉,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的他能好好地照顾人吗?

  林逸不禁苦笑了起来,这些年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他已经很少用心地去交一个朋友了,更多的是利益之间的交换。就拿上个任务而言,他用十万美金买来了KB分子藏匿人质的地点,转眼间就被人出卖了他的行踪,只因为KB分子给出了更高的价格。

  “林先生,这是您的身份资料。学校方面董事长已经打过招呼了,明天开学你就能小姐一起上学了。”福伯恭敬地说道

  林逸在副驾驶上大致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资料,里面显示着林逸出生于普通工人的家庭,父母双亡,依靠楚氏集团的“青年人才培养计划”长大,后来因为成绩优异进入楚氏集团所赞助的“粤城一中”。资料袋上还有不少小孩子的照片,福伯解释道这是用AI根据他现在的样子模拟推算出来。

  林逸用新手机在朋友圈上翻阅着从2015年就开始发布的朋友圈,加上那些所谓童年的照片,他差点就以为自己真的在粤城生活了十几年。

  “董事长人挺好的,对下属也很照顾……”福伯似乎早就料到林逸会有此一问,像是将台词背出来一般回答了林逸的问题。

  林逸见此也没有追问下去,他只是有些疑惑。在华夏境内能将一个人的身份伪造得如此详细的资料显然不是一个集团老总就有能力做的事情,加上福伯顾左右而言他的表现更是让林逸确定了似乎这次的任务并没有那么简单。

  不远处正有一群学生背着书包从学校门口走出来,但是因为是假期的补课,学校并没有强制学生们一定要穿校服回学校,正值青春期萌动的少男少女们纷纷穿上了自以为最帅气漂亮的衣服借此吸引异性的注意力。

  林逸很快地就从一帮花枝招展的学生中锁定了楚梦瑶的位置,此时的楚梦瑶一脸不耐烦地应付着一个看上去很潮的男生。

  “钟品亮,我现在告诉你!第一,离我远点;第二,我很讨厌你那样叫我;第三,现在***,我不想再看见你!”说完便快步地走开了。

  “呵,还是个小辣椒。”林逸在车上用唇语读出楚梦瑶和钟品亮的对话,得出了对楚梦瑶的第一印象。

  “大小姐,之前在您身边的保镖已经全部撤走了,如果林逸先生也走了的话那您的身边就没有人可以保护你了。为了您的安全,我觉得您还是好好考虑吧。”

  面对纠缠不休的钟品亮,楚梦瑶显然是生气了。她瞥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林逸,突然有了一个大胆想法。

  “钟品亮,你看见他没有?找你的人跟他打一架,赢了再和我说话!”楚梦瑶指了指坐在副驾驶的林逸。

  “好!瑶瑶你放心,我可是跆拳道黑带空手带九段啊!”钟品亮激动得好像楚梦瑶已经答应和他一起吃饭了。

  “大小姐,我是来保护你的。惹是生非的事情不在我的工作范围。”林逸很光棍地就拒绝了楚梦瑶的无理要求。

  “林先生,您就顺顺大小姐的意思吧。”福伯双手抱拳做出了恳求的样子,似乎他对这刁蛮的大小姐也没有任何办法了。

  林逸无奈地摇摇头,下车往钟品亮的方向走去。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和一群学生打架,这要是让林老头知道了这脸还要不要了?

  钟品亮还一直对着林逸叫嚣,同时他身后也聚集了五个和他穿着风格很像的几个年轻人。

  “小子,我钟品亮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在中国芯的展台前,金太阳波叔一波中特。我这几个兄弟你随便挑。当然,你和我打也行。”

  钟品亮倒还真不怕林逸真的选他,毕竟狐假虎威的事情他也没少做。正常人看见钟品亮后面的五个跟班估计都得怂,也不敢真的对钟品亮下手。

  福伯照顾了楚梦瑶那么多年,自然也很熟悉自家大小姐的性格。她虽然嘴上说得很强势,但内心还是很柔软的。至于林逸,福伯倒是没有多少为他担心的想法,作为楚鹏展身边最信任的人,多少也知道一点关于林逸的事情。

  听到福伯的回答,楚梦瑶也没有继续让福伯去照看林逸了,只是托着腮留意着林逸那边的动静。

  正当楚梦瑶留意着林逸的动静时,在不远处的小士多里,士多老板似乎在用无线耳机通报着什么。

  “不需要,继续在远处观察就行了。记住,目标和你们一样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不要让他发现了踪迹。”

  反观林逸这边正头疼着怎么把这帮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给糊弄过去,毕竟他是真的不想对这帮学生动手。虽然他们看上去都挺社会的样子。

  “诶,小子。你要是想求饶的话还来得及。”钟品亮看着林逸一副头疼的样子就认定了林逸是怕了,于是就打算好好的羞辱一下林逸,“看在瑶瑶的面子上,你给我磕三个响头,这件事就当过去了。”

  林逸一个转身抬肘便捉住了短毛的手臂,眼神凌厉地盯着着这名想要搏表现的短毛。

  短毛叫高小福,他以为林逸是怂了,然后就想借此在钟品亮面前好好表现,打死他也没想到林逸会反抗。

  高小福被林逸盯得有些心里发虚,想把手臂从中抽出来。却发现手臂在林逸手中未动分毫,而被林逸捉住的部分已经开始出现了淡淡的淤痕。

  高小福吃痛下意识地弯曲了身子,却不料被林逸捉住了衣领,将他往左边两个跟班冲过来的方向甩去,左边两个跟班没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一时来不及反应就和高小福撞在了一起。

  解决了高小福和左边的两人,林逸顺势转身一脚往右边其中一个跟班踹了过去,顺便捉住了另外一个跟班横扫过来的拳头,反手一扭便将他制服住了。

  钟品亮暗暗地骂了一句,手上的动作也不安分,他悄悄地掏出了藏在口袋的拳刺,打算从背后暗算林逸。

  林逸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下意识地就往前翻滚。待他转身停下来看到钟品亮手上的拳刺后,心里那是又惊又怒!

  如果刚刚不是他的第六感预知到危险的话,那拳刺往他头上那么一招呼,那他就算不死也应该成植物人了。

  林逸心中不自觉地就动了杀机,他现在只想把钟品亮狠狠地踩在脚下,然后残忍地折磨他,直到他绝望地死去。

  一击不中的钟品亮原本打算乘胜追击再给林逸补一拳,突然就被林逸凶狠地目光盯得死死的。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很强烈的恐惧,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是一种刻在DNA深处的本能恐惧,恐惧让他放弃了一切反抗的念头。现在他的脑海只回旋着一把声音:“逃吧!逃得远远的!”

  林逸的吼叫如同猛虎长啸震慑心灵,钟品亮也来不及逃跑了,腿一软就给林逸跪下了。

  正当林逸要一拳打爆钟品亮脑袋的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清脆的女声让林逸瞬间清醒了过来。

  “啪!”钟品亮那张自以为帅气的小白脸瞬间就成了大红脸,右边的脸瞬间就肿得跟猪头似的。

  林逸深呼吸了一口气,希望能让头脑再清醒一点。他抬头往陈雨舒的方向望去,待他看清楚陈雨舒的相貌时,一瞬间就愣住了。

  陈雨舒显然是对林逸的问题感到莫名其妙,不过她对林逸这个把钟品亮吓到跪下来的猛人倒是很感兴趣。

  “什么啊?我是宇宙无敌可爱善良美丽大方漂亮的天才舒!不过你也可以叫我陈雨舒~”说完便叉着腰对林逸比了个“V”型的手势

  林逸心中苦笑,也是啊,雨凝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无论是性格还是身材,陈雨舒和雨凝都差太多了。

  “走啦,有机会再见吧。小伙子你很有前途!”陈雨舒拍了拍林逸的肩膀,像是老板鼓励下属对着林逸夸赞道。

  重新说一下我这个版本的校花大概的内容吧,前面部分不会变,毕竟是人物和故事都是来源于鱼人的,改太多就变成另外一本书了。

  原本校花大概是花了3500多章才结束都市的,按我自己的大纲来算的话估计应该五百章左右就可以完本了

  其实很遗憾的告诉大家,在我的目前的设定里,林逸已经是一个情场老手了(不这样怎么泡那么多校花?)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样的设定(没人反对我就当没意见了),反正还没写到那个部分,还能改。

  福伯也趁热打铁地向楚梦瑶推销林逸,毕竟要是楚梦瑶真的坚持不要林逸的话他也不好向楚鹏展交代。

  和高冷女神范的楚梦瑶相比,娇小可爱的陈雨舒显然更容易令男生喜欢,毕竟活泼而又漂亮的姑娘总是很容易和男生们打成一片,更何况陈雨舒的胸比楚梦瑶发育得好多了。

  林逸在一旁胡思乱想之际,陈雨舒就在旁边叽叽喳喳地问长问短,福伯便主动地和陈雨舒解释了关于林逸的事情

  “喔,那么说林逸就是楚叔叔帮瑶瑶姐找的挡箭牌吗?”陈雨舒作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既然是这样的话以后一定要好好地保护我们喔。以后你就是我们的箭牌哥了。”陈雨舒自作主张地帮楚梦瑶直接决定了林逸的去留,顺便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

  林逸望着后视镜里玩闹的两姐妹,微微一笑。楚梦瑶没有坚持让他滚蛋,那么就算是接纳了吧。毕竟林逸也不想放弃这么一个可以过上平凡生活的机会。

  楚梦瑶望了林逸一眼,不禁有些好奇了。这个看上去和她差不多年纪的男生有什么本事能让父亲对他态度那么好?他不就是父亲请来的的保镖么?

  停好车后,福伯就带领着林逸他们来到了早已订好的房间,楚鹏展早已在房间里面等候了。

  “瑶瑶啊,你和小逸都已经认识了吧。”楚鹏展宠溺地摸着楚梦瑶的头发,楚梦瑶在很小的时候就没有母亲的照顾,加上又是独女,楚鹏展自然对楚梦瑶十分地溺爱,这也是楚梦瑶有些任性的原因。

  楚梦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那个对她千般疼万般爱的父亲吗?让一个陌生男人和她一起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就不怕哪天林逸兽性大发吃了她吗?

  “哦哦,瑶瑶姐恭喜你嫁出去了啊。”陈雨舒在一旁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死小舒,信不信******啊!”楚梦瑶瞪了陈雨舒一样,吓得陈雨舒赶紧捂住了嘴巴。

  “小舒,你看现在菜也还没上,不如你先带小逸到处转转好吗?我和瑶瑶说几句话。”

  “箭牌哥,这里顶楼的风景特别好哦。我带你上去看看吧。”说着就把林逸直接拉走了。

  见林逸和陈雨舒都离开了房间,楚鹏展便让福伯到门外守着,吩咐他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房间。

  “瑶瑶,你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生活,我之所以能够坐上今天的位置,背后都是因为有小逸家族的支持。”

  “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对你们讲太多,小逸的身世有点复杂,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说清楚的。总而言之,你要尽量地和小逸处好关系,千万不可以把他当成你的佣人!知道吗?”楚鹏展说道最后语气已经开始严厉起来了。

  楚梦瑶很少听见一向溺爱他的父亲对她用那么严厉的语气说话,她也开始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只好无奈地点头答应。

  “好了,小逸人还是不错的。如果可以的话爹地也希望你们能有更亲密的关系。”楚鹏展见女儿妥协了,便主动地开了个玩笑调节一下气氛。

  楚鹏展又和楚梦瑶说了好些家常话,见时间过得差不多了,便让福伯去把林逸和陈雨舒带回来。

  顶层是一间半露天的酒吧,不少约会的男女都会选择来这里约会,这里不仅和粤州塔遥遥相望,还能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环境可以说的确一流。花前月下,再加点小酒,痴男怨女就像干柴烈火,一不小心就是一个故事。

  “怎么样?我说这里的景色很好吧?”陈雨舒就差没把“快夸我”这三个字刻在脸上了,“就是风有点大。”陈雨舒没想过今天会到这里来,爱美的她只穿了一条简约的雪纺裙。

  林逸和陈雨舒来到护栏边上,俯瞰整个城市的夜色。想当年他和雨凝也是这样两个人在铁塔上俯瞰整个城市的夜色。望着灯火辉煌的城市,林逸不禁有些出神。

  林逸转过身靠在栏杆上和陈雨舒面对面地站着,他也不说话,只是这样静静地望着陈雨舒。

  “看什么啦,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陈雨舒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从见林逸的第一刻起,就好像是和一个老朋友久别重逢。陈雨舒在林逸面前完全没有了以往那种调皮捣蛋的想法,她只想多多了解眼前这个看起来很熟悉的男人。

  这种事情他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当勾起女人的好奇心后再用一个悲情的故事塑造出自己深情脆弱的一面以此激起女人的母性,一旦女人此时对你产生同情开始出言安慰的时候,那么她便距离沦陷不远了。

  只不过这次的故事究竟是七分假三分真,还是三分假七分真,那只有林逸自己才知道了。

  正当陈雨舒准备走开的时候,却被林逸一把拦腰抱了起来。将她放在栏杆边的长条桌上面。

  “放,放我下去啦。”陈雨舒哪见过这阵势啊?可又不敢往后退,只能紧紧地抓紧林逸的衣服。

  林逸没有理会陈雨舒那微弱的抗议,熟练地用舌头顺着陈雨舒耳廓画着圈,不时还轻轻地往里面吹气。

  “别……痒。”陈雨舒现在只觉得浑身燥热,感觉像是有一股浪潮在不停地冲击着她的理智。慢慢地,她的理智就被那股浪潮冲击得一干二净。她现在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

  一阵冷风吹过,陈雨舒像是被泼了一盘冷水一样清醒了过来。她顿时变得有点手足无措,脸红得发烫。

  林逸深知像陈雨舒这种不经世事的少女不可操之过急,要一步一步地慢慢打破她们心中给自己设下的界限,才能完完全全地征服她们。

  陈雨舒只是低头“哦”了一声就跟在了林逸的后面。陈雨舒也弄不懂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按理说如果有其他男生对她如此轻薄,那么她就算不赏他一记“断 子 绝 孙脚”也至少会扇得他满地找牙。但是当她面对林逸时,这些念头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感觉林逸身上有一种很独特的气息,这气息吸引让她希望和林逸更亲近。

  楚梦瑶见陈雨舒从露台下来之后整个人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平时吃饭的时候一直叽叽喳喳没停过,今天反而变得淑女起来了。

  楚梦瑶真的是搞不懂了,怎么自从这个林逸来了之后所有人都变得奇奇怪怪的?先不说爹地好像很尊敬他的样子,现在就连小舒跟他上去一次天台之后也变得奇奇怪怪的。这个林逸究竟是何方神圣?

  林逸往楚鹏展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福伯驾驶的那辆商务车正在往门口方向驶来。

  “不对!车子出问题了!”林逸低喝了一声,他发现车子的挡风玻璃出现了很大裂痕,而且快到门口的时候也没有进行减速。

  果然,林逸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证实。酒店门口的客人瞬间就乱成了一团,林逸立马让楚鹏展带楚梦瑶她们回到酒店大堂,自己则是往车子的方向跑去。

  “boom!boom!”林逸将手中的银针往车子的两个后轮甩去,两个后胎瞬间就被银针穿透,车子的尾部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速度也随之降低到40km/h。

  “砰!”“砰!”“砰!”“砰!”车子随着福伯的操作不断地发出碰撞声,速度也慢慢开始降了下来。

  此时的林逸已经能赶上车子的速度了,他加速超过车头,在车子前几十米的地方停下。

  福伯理了理思绪,说到车子在下坡的时候突然就加速往前冲去,踩刹车也没有反应,当时的速度太快,又不敢随意的用手刹。于是就撞上了出口的栏杆,所幸出口的减速带起了作用将车子速度降了下来,才不至于酿成太大的事故。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白小姐| 5123开奖记录第一站| 香港六和开奖现场直播| 小喜最新通天报| 九龙印刷图库看图区| 赛马会正版丫丫幽默图| 一码免费高手论坛网| 168大型免费印刷图库新域名| 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